• 注册
    • 查看作者
    • 连云港头条:江苏连云港一名女子回应“13岁生子两次嫁人”称同居时已满16岁 当地警方已介入

      连云港头条:江苏连云港一名女子回应“13岁生子两次嫁人”称同居时已满16岁 当地警方已介入

      近日,江苏连云港女子黄女士向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反映,2019年,弟弟通过媒人介绍认识了一张姓女子,给对方6.6万元彩礼后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。

      2020年5月,女方产下一子,生子时黄家人才得知女方身份证年龄显示其出生于2006年,当时未满14岁。

      2021年1月,女方离开黄家后很快再嫁,并收取对方8.8万元彩礼,而经过亲子鉴定孩子却并非弟弟亲生孩子。

      黄女士表示,她怀疑女方骗婚。对此,张姓女子否认骗婚,并向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称她今年18岁,与黄女士弟弟在一起时年满16岁,她也不是无故离开黄家,而是因为男方与女子打游戏且曾打她才离开。张姓女子表示,自己已再次怀孕。

      4月30日,连云港市妇联一工作人员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妇联于4月29日在网络得知这个事件,但还不清楚具体情况。

      妇联工作人员表示,现在警方已经全面介入,妇联需要等待警方正式的调查结果出来后,可能会做一些诸如心理辅导等协助工作。

      连云港头条:江苏连云港一名女子回应“13岁生子两次嫁人”称同居时已满16岁 当地警方已介入

      未满14岁女孩收取6.6万彩礼后与男子同居产子?

      4月28日,连云港女子黄清(化名)对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说,2019年10月,弟弟黄杰(化名)经过媒人介绍,与连云港海州区一名为张婷婷(化名)的女子相识。

      10月9日,张婷婷第一次来到黄家后就表示希望和黄杰共同生活,后她便住在黄家。黄清说,媒人介绍时,说张婷婷17岁,因为尚未到结婚年龄,便准备过两年再领证。“当时双方的媒人一个是张婷婷的婶婶,一个是我们这边的叔叔,觉得都是亲戚,也没有看张婷婷的身份证。”

      黄清说,母亲为了弟弟的婚事很操心,看到弟弟对张婷婷很满意,也非常高兴,给了张家6.6万元彩礼后,为双方举办了订婚宴。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婚后约一个月左右,张婷婷告诉黄母自己怀孕了,这个消息让一家人都非常高兴。

      “我当时还告诉我妈,带她去我们市里的大医院检查,但是张婷婷不愿意去,后来就在家附近的社区诊所抽了血。”怀孕7个月时,黄家又带着张婷婷到当地一家大医院产检并做了b超,但当时也没发现任何异样。

      2020年5月,张婷婷临盆,当时黄母曾询问对方日子是否有些不对,张婷婷解释说自己母亲生她时就是早产。

      生产时医院查看张婷婷身份证时,发现其出生于2006年,当时尚未满14岁,遂报警。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医院报警后他们才得知张婷婷身份证年龄未满14岁,随后弟弟也被警方带走调查。后张婷婷父亲向警方表示女儿身份证上年龄与实际年龄不符,女儿已满14岁,黄杰被释放。

      连云港头条:江苏连云港一名女子回应“13岁生子两次嫁人”称同居时已满16岁 当地警方已介入

      女子离家15日后再嫁并收8.8万彩礼 亲子鉴定显示孩子非亲生

      年龄风波后,张婷婷回到黄家,与黄杰共同抚养刚出生的儿子。2021年1月17日,在孩子8个月大时,张婷婷以父亲身体不好要回家看父亲为由离开,随后便再没回来。“她走的时候行李、身份证都没有带走。” 2月1日,在张婷婷离开黄家15天后,黄清刷短视频平台时,无意中发现张婷婷竟然与另一男子结婚了,而婚庆公司为其拍摄婚纱照的日期则显示为1月23日。

      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他们后来得知张婷婷嫁给了山东菏泽一男子,收取对方8.8万元彩礼。黄清怀疑,张家利用这种方式骗婚。

      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弟弟担心张婷婷以后会来要孩子,决定先给孩子上户口。由于黄杰没有和张婷婷登记,为孩子上户口需要做亲子鉴定证明血缘关系。

      2月23日出炉亲子鉴定结果让黄家人傻了眼:孩子并非黄杰亲生。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知道结果后他们多次联系张婷婷问她该怎么办,张婷婷却表示自己不要这个孩子了,并给黄家人发来一段视频称要放弃孩子的抚养权。这段视频中,张婷婷对着镜头说:“我张婷婷放弃黄飞飞(化名)的抚养权,放弃监护权。”

      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如今最让他们担心的还是这个孩子。从孩子一出生就是自己母亲在带,如今得知不是亲孙子,母亲虽然心里很难受但还是尽心尽力照顾孩子,但孩子无法上户口令他们很担心,“无论是张婷婷还是她家人都不愿意配合我们解决孩子户口问题。”

      媒人:说媒时女方婶婶说女孩满16岁 我联系女孩也被拉黑

      黄杰的表叔也是媒人黄成(化名)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他与女孩的婶婶都是媒人,曾通过中间人加了联系方式但并不熟悉。

      当时,张婷婷的婶婶说自己有个侄女16岁了,家里有三女一男,两个姐姐已经嫁人,也想给三女儿说个人家。

      黄成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在当地说媒时一般都不会看人身份证,“看身份证显得不相信人家似的,再说这个媒人是女孩亲婶婶,就更可信一些。”黄成说。

      黄成介绍,自己本没有打算把女孩介绍给黄杰,而是先问了同为媒人的黄杰爷爷,村里是否有合适的男孩。

      黄杰爷爷了解女孩情况后认为和自己孙子合适,就让黄成把女孩说给黄杰。随后两个年轻人相互加了微信,经过一段时间了解后双方都觉得合适。“具体多长时间我就不知道了,但是不可能说第一次见面就住在男方家里。”

      黄成证实,黄杰家人给了女方6.6万元彩礼。女孩怀孕时,黄杰母亲还告诉了黄成,“当时我嫂子喜(高兴)得不得了。”黄成表示,他不清楚张婷婷为何离开黄家,也不知道亲子鉴定的事,只是当张婷婷离开黄家时,他联系对方想问问情况,却发现微信被张婷婷拉黑。

      女方:同居时已满16岁 男方与其他女子打游戏还打她才离家

      4月29日,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联系上张婷婷,她自称自己今年18岁,两年前和黄杰在一起时年满16岁。

      张婷婷否认骗婚,她表示自己不是无故离开黄家,而是因为黄杰经常和其他女子一起打游戏也不理自己,有时还动手打自己,自己是“实在过不下去才离开黄家的。”此外,张婷婷说,自己并没有和黄杰结婚,双方并没有办婚礼。

      当记者询问孩子是谁的时,张婷婷表示自己也不清楚。对于孩子抚养权问题,她表示自己没有放弃孩子的抚养权,如果黄家人把孩子带给她,她就要孩子,当时说放弃抚养权是黄杰要求她放弃的。

      30日,张婷婷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这几日已经有不少人联系她询问年龄、孩子以及离开黄家的情况,“我现在怀孕了,因为这些事我这两天都没怎么吃饭。”

      警方已介入调查 妇联称或将提供心理辅导

      4月30日,连云港市妇联一工作人员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妇联于4月29日在网络得知这个事件,但还不清楚具体情况。

      妇联工作人员表示,现在警方已经全面介入,妇联需要等待警方正式的调查结果出来后,可能会做一些诸如心理辅导等协助工作。

      黄清告诉北青-北京头条记者,如今孩子已快年满1周岁,虽然这个孩子并非弟弟亲生,但是如果女方不要他们也愿意抚养,但需要女方配合给孩子上户口。29日,当地派出所已采集孩子血样,将寻找孩子亲生父亲。

      广东·广州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0
    • 107
    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

      登录
    • 做任务
    • 实时动态
    • 偏好设置
    •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: